澳门葡京棋牌:最大限度发挥中国OFDI逆向溢出效应――推动对“一带一路”沿线国

2018年5月12日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当前中国对外开放强度逐渐加大, 随着2015 年3 月《推动攻坚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正式发布, 2016 年1 月“亚投行”成立并投入运营, 中国“一带一路” 倡议正式进入全面推进阶段。借助“走出去” 的制造业本身具有的逆向溢出效应, 通过OFDI 可获取国际先进技术和知识的溢出,将推动制造业大发展。因此, 推动中国各地区通过OFDI 的技术溢出, 获取国外先进技术以提升本国创新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如何才能尽可能大地发挥OFDI 对母国的溢出效应? 各因素对OFDI 对母国的溢出效应的影响有何不同? 这些问题值得深入研究。

一、认识东道国和母国层面的因素对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的影响

(一) 理性认识东道国层面的因素对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的影响

第一, 东道国的技术创新水平是影响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的重要因素, 东道国的创新水平将显著影响中国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溢出。Jaffe、Trajtenberg 和Hender?son (1993) 曾指出, 由于技术、知识在地理区位上的积聚性, 那些不具备特定竞争优势的公司可以通过对知识丰富国家的直接投资, 直接获取先进技术或间接获得技术溢出。因此东道国创新水平是影响我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重要因素, 东道国的技术创新水平与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的逆向技术溢出正相关。以“一带一路” 沿线东道国研发经费支出为表征的东道国创新水平对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 东道国创新水平越高, 中国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逆向技术溢出就越多。

第二, 东道国经济自由度的提升对于提升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具有积极影响。经济自由度在减少中国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无效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此, 东道国经济自由度的提升对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具有促进作用, 东道国经济自由度越高,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溢出的东道国R&D 资本就越多。

第三, 东道国提升法律与腐败监管的严厉程度促进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增长。“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法律与腐败监管的严厉程度在减少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无效程度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此“一带一路” 沿线东道国法律与腐败监管的严厉程度对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具有积极影响, 东道国法律与腐败监管的严厉程度越高,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溢出的东道国R&D资本也越多。

(二) 理性认识其他层面的因素对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的影响

第一, 中国的人均GDP 和东道国的人均GDP 都与中国OFDI 逆向溢出效应成正向关系。理论上投资国的经济规模越大, 对国际资本的供给能力越强, 同时东道国的经济规模越大, 对国际资本的需求也越大。根据Dunning ( 1981 ) 对国际生产折衷理论动态化拓展后的投资发展路径假说, 一国的内向型和外向型直接投资的规模与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 随着母国和东道国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 外向型和内向型直接投资的规模都会上升, 不过相对增速会发生动态变化, 当经济达到较高水平时, 外向型直接投资会超过内向型直接投资, 从而净对外直接投资会成为正值。因此母国和东道国的GDP 与OFDI 密切相关, 而中国OFDI 是推动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增长的重要因素, 无论是中国的人均GDP 还是东道国的人均GDP 都与中国OFDI 逆向溢出效应成正向关系。

第二, 中国与一带一路各国是否签订双边协定在减少中国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无效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中国签订双边自贸协定对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具有积极影响, 中国与沿线各国签订双边自贸协定显著促进中国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OFDI 获得的国外R&D 资本溢出额。

第三, 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经济距离的增加不利于中国对外投资的增长, 因此也将不利于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增长。即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经济距离的增加不利于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增长。东道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距离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 因此, 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经济距离的增加对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具有抑制作用。

第四, 东道国与中国之间的文化距离指数对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具有显著的阻碍作用, 即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文化距离阻碍了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的逆向技术溢出。大量的研究结果发现, 文化差异会影响绿地投资和跨国并购之后的新企业整合。投资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文化差异越显著,整合的难度越大, 甚至可能出现整合失败(Morosini et al. , 1998)。并且对外直接投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以海外子公司成功运营为前提,如果东道国和中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导致中国企业海外子公司运营失败,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将无法实现。因此, 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将显著影响中国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溢出,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将对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产生较显著的抑制作用。

二、大力发挥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 提升中国技术创新能力和技术进步水平

(一) 中国对发达国家OFDI能促进中国获得逆向技术输出

中国对发达国家OFDI 能促进中国获得逆向技术输出, 技术输出方向为发达国家流向中国, 因此,中国对发达国家OFDI 能显著提升中国技术进步水平。第一, 对外直接投资是发展中国家获取发达国家技术效应并取得技术进步的尝试性投资, 因此可以促进中国企业技术进步速度。第二, 海外投资子公司会将在东道国所获得的研发成果、技术、知识和信息及时反馈给母公司, 母公司对接收到的技术进行消化和吸收并加以利用, 从而最终提升母国技术进步水平。

(二) 与中国对发达国家OFDI不同,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OFDI 产生正向技术输出, 促进东道国技术进步

我国对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只能产生正向技术输出, 不能获得逆向技术输出, 技术输出方向为中国流向发展中国家。也可看到,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会对该国产生正向技术输出,但中国仍可通过对发展中国家OFDI 获得部分技术回收, 这是因为: 第一, 我国企业依靠其自身的发展潜力和竞争优势, 展开了对其他国家进行投资的浪潮, 特别是部分具有发展潜力的发展中国家成为我国企业在海外进行投资的首选之地, 主要是由于该国拥有廉价资源和较低的生产成本。第二,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有助于扩大市场规模, 发展中国家都是从介入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进入国际市场,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对外投资会产生规模经济效应。第三, 我国在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降低生产成本, 具有发展潜力的发展中国家成为我国企业在海外进行投资的首选之地,中国在发展中国家投资显著提高企业利润, 这些利润返回母公司用于研发和创新等途径, 最终会促进中国技术进步。

(三) 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也能获得逆向技术输出效应, 从而促进中国技术进步

在建设一个我国与沿线国家共谋发展、共享繁荣的国际区域合作平台的进程中, 中国技术回收的速度可能较快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直接投资有可能促进中国最终获得逆向技术输出。这是因为, 第一, 我国从“ 一带一路”各国获得的技术回收速度快。第二, 中国在“一带一路” 沿线各国的直接投资有助于中国把握世界技术前沿和动态。第三, 中国在“一带一路” 沿线各国的研发成果返回机制得到认可, 因此会促进我国从一带一路获得部分逆向技术输出, 技术溢出方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流向我国。因此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最终使我国能够获得逆向技术输出, 中国应加大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投资力度。

三、大力发挥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 推动中国产业结构升级

(一) 中国通过对不同类型国家OFDI 获得的研发资本存量对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的影响显著不同

通过发达国家OFDI 获得的研发资本存量显著促进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 能获得逆向技术溢出, 而通过发展中国家OFDI 获得的研发资本存量抑制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 我国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不能获得逆向技术溢出。因此, 对发达国家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能显著促进我国产业结构高级化, 对发展中国家对外直接投资不利于我国促进产业结构高级化。

( 二) 各省通过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与该省产业结构高级化的关联度差异大

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紧密关联, 从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角度对各省排名, 排名前10 的省份分别为重庆、上海、福建、吉林、河南、北京、黑龙江、广东、河北、青海, 排名后5 位的省份分别为海南、云南、陕西、安徽、湖南, 重庆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最高,而湖南省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最低。可看到,按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的大小对三大地区排名依次分别为东部地区、西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这表明东部地区对外直接投资走在全国前列,通过对外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该地区产业结构高级化的促进作用最强, 而中部地区通过对外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该地区产业结构高级化的促进作用最弱, 同时西部地区通过国内研发资本存量对该地区产业结构高级化的促进作用显著大于东部地区。

( 三) 各省通过对“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与该省产业结构高级化的关联度差异大

从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角度对各省排名, 排名前5 的省份分别为重庆、上海、吉林、福建、河南, 与中国产业结构高级化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排名相似, 同时东部地区通过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该地区产业结构高级化的促进作用大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 而安徽、湖南、海南、陕西产业结构高级化与该省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最低。

四、大力发挥中国OFDI 逆向技术溢出, 提升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

对外直接投资有助于获取国外先进的技术, 促进本国产业结构升级和技术进步, 因此OFDI 能够提升母国制造业出口贸易品技术含量, 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对一国出口技术影响显著。一个现实解释是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 不但能扩大相关产品的国际市场需求, 也能促进一些具有比较优势的新兴产业或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 并能带动高新技术产品和相关专利技术的进口, 因此能促进出口贸易结构和技术升级, 进而提升出口技术复杂度。

( 一) 企业对发达国家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出口技术复杂度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

发展“追赶型” 对外直接投资是获取国外先进技术的有效途径, 即我国跨国公司通过对外直接投资, 便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高新技术企业和研究机构聚集区进行研究与开发性投资,通过利用反向技术外溢效应获取该国先进技术, 促进母国出口技术的升级。本人的实证研究结果也发现, 中国通过对发达国家OFDI 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出口技术复杂度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

(二) 企业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出口技术复杂度也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

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主要是效率需求型或资源寻求型, 为满足国内资源需求而进行的对外直接投资必然推动相关设备和实用性技术产品的出口, 促进中间产品出口需求的扩张, 因此会改善出口结构和提升技术水平。笔者一项实证研究结果发现, 中国向发展中国家OFDI获得的研发资本存量对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的贡献大于向发达国家OFDI获得的研发资本存量和向“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获得研发资本存量。同时, 中国通过对发展中国家OFDI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出口技术复杂度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

( 三) 中国通过对“ 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OFDI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对出口技术复杂度也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

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也多为效率需求型或资源寻求型, 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与出口贸易不存在替代效应, 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也不是为跨越贸易壁垒的市场寻求型投资。因此, 中国对“一带一路” 国家对外投资具有明显的贸易效应。中国对“一带一路” 国家的直接投资主要倾向于以资源寻求型的采矿业投资为主, 而这些国家配套产业不成熟, 难以提供符合质量标准的机器设备、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另一方面沟通不畅导致市场失灵状况。因此在东道国进行投资的中国企业往往通过公司内贸易途径从国内进口所需要的机器设备和投入品, 因此中国对外投资能促进对发展中国家的出口贸易(林志帆, 董纾 2013)。

(四) 中国各省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差异大

本文利用灰色系统的建模和数据分析方法, 即使用灰色关联度的研究方法, 计算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灰色关联度, 与传统的相关分析、回归等多因素分析方法相比, 使用灰色关联度的研究方法可以在数据量较少的情况下依系统的离乱时序寻找出反映系统演变的规律。具体计算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绝对关联度、相对关联度和综合关联度, 考察中国各省对外投资对出口技术复杂度的影响程度。基于2003—2014 年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数据确立了指标体系。由于系统中我国出口复杂度和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各因素的物理意义不同, 导致各原始变量序列具有不同的量纲, 不同的量纲造成几何曲线的比例不同, 进行数列比较时, 难以得到正确的结果, 因此必须消除量纲对序列的影响, 使序列转化为可以进行比较的序列。原始数据的转换方法通常有初值化变化和均值化变化两种方法, 本文采用初值化变化。由于篇幅所限,笔者直接计算我国出口复杂度和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的关联度, 放弃计算关联系数。中国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紧密关联, 从两者的关联度角度对各省排名, 排名前10 的省份分别为上海、重庆、海南、北京、河南、吉林、贵州、福建、山东、广东。排名后10 位的省份分别为四川、天津、甘肃、山西、江西、云南、宁夏、陕西、湖南、安徽。可看到上海市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关联度最高, 这表明上海市OFDI 逆向技术溢出显著促进了出口技术复杂度的提升。但安徽省出口技术复杂度与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的国外研发资本存量关联度最低,因此该省对外投资获得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对出口技术复杂度的贡献极其微弱。

五、发挥中国OFDI 逆向溢出效应的政策取向

( 一) 充分了解东道国文化,提高文化智慧和跨文化管理能力

要认识到中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对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OFDI 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不利影响, 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必须在充分了解东道国文化的基础上, 提高文化智慧和跨文化管理能力。必须认识到东道国的文化特征与冲突对中国企业OFDI 投资决策的影响, 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必须高度重视东道国当地的文化环境,我国企业在进入东道国之前, 必须正确评估企业自身的能力和资金情况, 考虑是否能够承担由文化差异所带来的隐形成本, 同时必须调查和评估东道国与母国的文化差异, 并且政府相关部门应在企业海外投资活动中发挥辅助与指导作用。

(二) 鼓励国内研发实力强的企业在科技资源密集型的发达国家和地区投资设立高科技企业和研发机构, 开发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产品和新技术

为了充分获取中国对“一带一路” 沿线OFDI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 在做好产能转移类和资源开发类“一带一路” 沿线对外投资的同时, 大力做好技术学习型的对外直接投资, 鼓励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产业在发达国家进行逆向投资, 收购当地科技型企业或设立研发中心, 积极嵌入发达国家的创新体系, 提高我国企业核心竞争力。

(三) 深化双边经贸合作, 加快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南亚及中亚转移

中国应该将转移过剩产能产业和丧失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去, 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必须协调好与政府和议会的关系、妥善处理与工会的关系、密切与当地居民的关系, 全面嵌入全球产业价值链, 推动制造业功能和链条升级,促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和服务出口。可采取以下三种方式向其他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 首先, 现阶段应以“边际生产成本”为指导思想, 转移那些处于边际生产成本恶化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加工贸易行业; 其次, 与国际上有市场需求的国家产业合作, 转移过剩产能; 最后, 将出口依赖度较高的产业向那些拥有出口免税区的国家转移。

( 四) 增强对发达国家的技术寻求型投资

当前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不足程度高于对北美投资, 中国对外投资偏好于技术水平更低、制度质量不高的国家和地区, 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高新技术企业和研究机构聚集区进行研究与开发性投资, 通过利用反向技术外溢效应获取该国先进技术。同时利用中欧和东欧劳动力素质高和背靠欧盟市长的优势, 优先在该地区高铁、航空、核电、钢铁、新能源等领域进行战略投资合作。

(五) 加大生产性服务进口,推动中国从“ 一带一路” 沿线各国进口渠道获得的国际研发资本存量对中国产业结构合理化的促进作用

充分发挥进口的竞争效应, 充分吸收进口贸易带来的技术外溢效应, 进而推动我国产业结构合理化。要逐步降低加工贸易在我国对外出口结构中的比重, 通过自主创新和技术合作等方式逐步提升我国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发展水平, 形成上下游完整的制造业产品生产链条, 推动产业结构合理化。

( 六) 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的OFDI,提升企业对外投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 推动中国产业结构升级

深化双边经贸合作, 加快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南亚和东南亚转型及发展中国家转移。加强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文莱等国在远洋渔业、水产品加工、海洋生物制药、海水养殖、海洋工程和海上旅游等海洋经济领域投资与合作, 通过市场寻求型和资源寻求型对外投资显著提高我国对外投资企业的利润。其次, 增强对发达国家的技术寻求型投资, 同时利用中欧和东欧劳动力素质高和背靠欧盟市长的优势,优先在该地区高铁、航空、核电、钢铁、新能源等领域进行战略投资合作。最后, 我国应建立良性的制度保障, 制定政策时要考虑地区的差异性, 大力支持中西部地区企业技术创新。

(七) 提高对外投资质量, 在对外投资进程中大力提高不同类型国家的研发资本存量对我国产业结构高极化的贡献度

在践行“走出去” 战略的同时鼓励国内企业向研发资本密集型的发达国家或者地区进行OFDI,研发资本密集型的发达国家是技术创新的发源地, 国内企业通过加大对研发资本密集型的发达国家直接投资能促进本国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 而我国对发达国家云集的欧洲、北美、大洋洲的对外直接投资仅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12% , 因此, 我国利用对研发资本密集型的发达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的逆向技术溢出带动国内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国应制定政策,稳步利用对外直接投资的逆向技术溢出效应来促进国内技术创新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本文转自www.lw54.com 第—论文网代写国际贸易论文]

[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全球价值链视角下提升中国制造业海外投资效率研究” ( 编号:16BGJ010) 的研究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ojimaoyi/20170614/7057532.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